• 永远,多远2007-05-03

    Tag:

    二零零六年,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

    曾经一度认为2006是个非常遥远的数字,然而现在它已经深深地埋入很多人的记忆里。

    日子就这样过着,我和那些怀念过去的朋友们已经开始等待毕业周年的到来。

    一年了,尽管更加成熟和冷静,可是理想还是远在前方,它与现实的距离仍然叫人看得迷茫。

    复旦,我第二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着它的魅力。

    整整一个下午,我和嫣子坐在相辉堂前的大草坪上,吹着些许冷风,漫无边际地聊着。我享受着她非常优美和充满逻辑的口才,偶尔点头插几句。不多,只有几句,面对她,我更愿意倾听。

    过了很久,太阳有些低,风也冷了些。我眯着眼,看着树林后边露出蓝顶的光华楼,脑子有些空白,不知道想些什么,也不愿去想。